时评 | 宜将鲁班生日设为“中国工匠日”

2022-03-15 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詹船海
分享:

  在刚刚过去的全国两会上,有多名全国人大代表不约而同建议设立“中国工匠日”,他们是白映玉、郑亚莉、丁列明等。他们的建议自然是吸引眼球的,但绝不是炒作。在中国,已有两个城市设立了自己的工匠日。2019年,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决定,自当年起将每年的9月26日设立为“杭州工匠日”。2021年,苏州市人大常委会将每年4月28日设立为“苏州工匠日”(《南方工报》2022年3月10日报道)。

  习近平总书记阐述工匠精神的科学内涵是“执着专注、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追求卓越”。对此,全社会和各界有识之士都有很好的理解,比如工匠精神还是一种忠于传承的精神,是一种勇于创新和发明的精神,也是对技能宝贵、匠人神圣价值的一种信奉。设立“工匠日”或“中国工匠日”,就是为了弘扬工匠精神,本身也是对工匠精神的一种传承,并且也是一种文化创新。

  但不可否认的是,历史上,工匠远不如儒家之“士”尊贵,而今天,在公众心目中,工匠也还远不如资本之“风光”。所以,我们才强调弘扬工匠精神,而关于“工匠日”的设立实践和建议,也是基于提高工匠地位之诉求。

  笔者赞同设立“工匠日”,欣赏杭州、苏州的先行一步,赞同最好在全国范围内设立统一的“中国工匠日”,并在当日举办相关工匠文化活动,而关于大国工匠和各地工匠的发布活动,也可在当日举行。

  那么定在什么日子合适呢?笔者认为,这个日子应该是有来由的、具有传承性的。杭州定9月26日为工匠日,便是有来由、有传承的:1937年9月26日,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双层铁路、公路两用桥——钱塘江大桥建成通车。这是杭州跨时代的杰作,至今依然是钱塘江上的标志性建筑,这是现代工匠精神的结晶。苏州定“工匠日”于4月28日,或是考虑本日与“五一”劳动节相邻,但较之杭州之设,似乎还缺乏更硬的支撑。丁列明建议,将“五一”劳动节同步设立为“中国工匠日”,也自有其逻辑,但不能更好体现“工匠日”的特定内涵。

  在笔者看来,设立“工匠日”,各地应充分挖掘本乡本土工匠文化资源,应与历史上崇拜和纪念工匠先师的传统民俗结合起来。比如如果设立“上海工匠日”,则应与民间对于“纺织女神”黄道婆的信仰和纪念结合起来。据传,农历四月初六是黄道婆生日(注:暂无官方说法)。每逢此日,当地人民便会聚黄道婆祠庙以祭祀之。那么,“上海工匠日”就定于黄道婆生日这天,以体现传承,也创新地开展对于今天工匠的表彰活动。山东枣庄如果设立“枣庄工匠日”,则千万要想到出生于枣庄的鲁班,可以与鲁班的生日纪念风俗结合起来。《中华全国风俗志》记载:“六月十三日,俗传为鲁班先师诞。建筑家及水木工匠最敬奉之。是日休业庆祝,亦有建醮巡游之举。”以此类推,我们还可以想到成都之与李冰、湖南耒阳之与蔡伦,湖北英山之与毕昇……

  如果考虑在全国范围设立“中国工匠日”呢?我们应该与哪位工匠的纪念活动结合起来?笔者首先想到了鲁班。笔者在拙著《典籍里的中国工匠》中写过,鲁班不仅是木工的先师,更是“百工之神”,崇拜鲁班的风俗普及于各行各业、普及于全中国,鲁班在物质创造发明方面的功绩影响,直可以与中华民族的“灵魂工程师”孔子平分秋色。1987年,我们已经设立了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是中国建筑行业工程质量最高荣誉奖。这正是对鲁班精神的最好传承,也是一个创新的动作。现在,我们再设一个与鲁班相关的“中国工匠日”,是对工匠精神的精彩传承,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创新之举。(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南方工报评论员詹船海

  责任编辑:张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