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遭违法解雇 制衣工索赔12年加班费540万

2020-06-23 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许接英
分享:

236638_tpzz_1592807088579_b.jpg

  老蔡接受记者采访,说明自己申请劳动仲裁的各项主张  许接英/摄

  南方工报讯 (全媒体记者许接英)索赔829万元,其中包括12年加班费540万元!日前,广州海珠区一家制衣厂员工以疫情期间被单位长期无薪待岗向对方提出天价赔偿。“每次我问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上班,老板都是三个字回复:等通知。“近日,当事职工老蔡从佛山的住所地赶到公司附近,接受了记者采访。

  员工:被无故辞退,12年加班费没拿过

  今年54岁的老蔡来自江西九江,1993年起到广东打工。身材瘦小的他当过流水线工人,之后自学成才做起了出纳。据老蔡自述,他于2008年8月23日入职海珠区巨美制衣厂至今,岗位从最开始的裁床开单员、统计员,到出纳兼饭堂管理。老蔡称,十多年来,巨美制衣厂先后两次注册又两次注销,直到2018年5月注册成立巨美商贸公司至今,期间法人代表和注册地址一直都没有变化。“公司从来没和我签过劳动合同,也没为我缴纳过社保。”

  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单位延迟复工。老蔡在老家过年时接到公司延迟开工的微信通知。不过接下来公司的一波操作却让他摸不着头脑。3月7日上午9时许,突然被老板娘移出了公司业务群后,老蔡立即在微信上询问老板夫妇何时可返岗上班,两人均不回应。老蔡只好打电话给老板娘,对方回复“等通知”。3月19日,老蔡从工厂所在工业区管理方打听到公司已于当日被批准复工复产,同事也证实已上班。他立即打电话问老板自己可否返岗,老板仍是回应“等通知”。3月31日,再也等不及的老蔡主动从老家返回广州公司要求打卡上班。

  此时,蔡先生才发现,平常由他负责保管存放文件的铁皮柜钥匙和抽屉被撬开,工作被他人顶替。面对老蔡的质疑,老板仍是那句话:“老蔡,你先回去等通知吧。”

  “公司主观恶意一直安排本人停工待岗并且是无薪酬、无期限‘等通知’,是对本人基本劳动权利的剥夺,实属主观恶意变相裁员。”4月中旬,老蔡申请劳动仲裁,请求单位支付各项赔偿共计829万余元。

  公司:员工索要巨额加班费没依据

  记者了解到,老蔡各项主张中最大的一项来自工作12年的加班工资。老蔡称,月工资6500元是按每周工作5天每天8小时计算。实际上,他每天上班12小时,每月只能休息一天,以6500元为每月工资基数,他计算得出单位12年累计未支付加班工资总计540余万元。“此外,还有未签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90万元、违法解除劳动关系造成工资收入损失约136万元。”老蔡说。

  巨美商贸公司辩称,公司成立于2018年,因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期限为2019年3月至2020年1月。老蔡系自离,公司只是让员工等复工通知,并没有辞退他。且公司实行计件制或不定时工作制,老蔡主张的加班工资没有依据等。

  仲裁:劳动者在职时对工资未有异议

  5月28日,海珠区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决,确认老蔡与单位于2018年5月至2020年3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裁令单位向老蔡支付最近一年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2019年年终奖差额、疫情期间的工资,以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求职补贴等共计24万多元。对于老蔡提出的巨额加班工资请求,劳动仲裁委以老蔡在职期间未对每月工资提出异议为由不予支持。对此结果,老蔡并不满意。记者最新获悉,老蔡已起诉至法院,向用人单位索赔共约136万元,没有提出索赔加班费主张。海珠区法院6月10日已立案受理。

  工会律师:加班费追溯期不受两年限制

  广东港宏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广州工会律师志愿服务队成员曾敏华表示,实践中劳动者往往以为加班费追溯期只有两年。这个“两年”是指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因加班费问题产生争议时,用人单位只需对两年内,即从劳动者申请仲裁之日起往前推算两年的加班费支付记录承担举证责任;超出两年的支付情况,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由劳动者提供证据证明单位有拖欠加班费的情况。因此,这个两年是加班费举证责任的分担界限,但加班费的追溯期是不受两年限制的。如果劳动者掌握证据,也可以像本案中的老蔡一样,主张累计十几年的加班费。

  南方工报责编: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