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辉:383米!深圳地王大厦避雷针是他装的

2020-11-20 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黄细英 张海毅 张辉斌
分享:

       姓名:郭建辉

  年龄:50岁

  建设坐标:深圳(1994年至今)

270095_tpzz_1605768421687_b.jpg

郭建辉 黄细英/摄

  从规划、设计、建成,仅用时20天!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应急院区的建设,又一次体现了新时代的深圳速度。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年来,一批又一批的建设者在这片热土上,砥砺前行,不断刷新深圳速度,绘就了一幅干事创业的壮丽画卷。中建科工深圳大沙河文体中心项目指挥长郭建辉就是其中一员。深圳地王大厦、深圳湾体育中心、深圳国际会展中心……这些是深圳独特的名片,也是许多深圳人和游客必去打卡的地标建筑,这些建筑见证了特区的发展奇迹,也承载了郭建辉激情燃烧的岁月。

  毅然逆行 加入深圳三院应急院区建设

  2020年新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悄然肆虐神州大地。在疫情面前,50岁的郭建辉挺身而出,毅然选择了“逆行”,参加深圳三院应急院区项目的建设。

  “一开始,有1000多名志愿者参与建设,我负责管理他们的食宿、防疫等工作。”郭建辉表示,当时大家统一住在皇岗关口附近的一个部队基地,旁边的居民看到这么多人聚集,有些担忧,还有人打电话报警。

  “随着疫情防控升级,加之人数逐渐增加,后来所有建设者统一住到酒店,之后,我才正式到项目上工作。”郭建辉说,当时项目上有防疫组、物资组、交通组、施工组、协调组等,他归属于交通组。

  项目工期紧张,难点重重,面临的挑战丝毫不亚于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项目仅有一个出入口,交通条件非常不利。“每天进出的车辆排成十多公里长的队伍,有些车等了四天四夜才进去。”为了更好地管理现场交通,保证物资按时入场,郭建辉曾连续30多个小时都在现场指挥作业。

  “当时没想过害不害怕,总要有人来做嘛!”郭建辉笑着说道。

  创造纪录 建设全球最大会客厅

  深圳三院应急院区的建设速度之快让郭建辉感慨不已,而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一期)的用钢量之大,更让参与建设的他感到自豪,“从业三十多年来,这是我干过的最大的项目,现在看着它满满的展览日程,很有成就感。”

  深圳是国内最重要的会展中心城市之一,年展览总面积和馆租率稳居国内前列,且发展势头迅猛,但现有展馆数量和展厅面积严重不足。2016年9月,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一期)开工建设,半年后,郭建辉来到该项目部担任制造经理。

  作为全球第一大会展中心的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是深圳建市以来最大的单体建筑,也是全球第一个集大型建筑、轨道交通、水利工程、市政工程同时开发的建筑工程。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一期)工程拥有八项“世界之最”,其中,钢结构用量达27万吨,金属屋面面积达73.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达158万平方米,其中室内展厅面积约50万平方米。

  “钢结构用量达27万吨,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9个埃菲尔铁塔的重量,我们总共协调了7个制造厂来制造构件,高峰时每天进场100多辆车,现场有2000多名安装工人,一天完成6000多吨钢构件的安装。”郭建辉说,要做到图纸协调、钢材料协调、制造按计划完成等任务,压力很大。

  前不久,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一期)工程获2019年度中国钢结构金奖杰出工程大奖,该奖项为中国钢结构行业最高工程大奖。此前,该工程已获广东省“粤钢奖”。

  编织“春茧” 为大运会建场馆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 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悬挂在深圳湾体育中心上的这句标语,让郭建辉不胜感慨,现在,深圳正加紧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机遇,迈入又一新的征程。

  2009年,郭建辉调任深圳湾体育中心钢结构工程项目副经理。项目设计通过用白色巨型网架结构做成的大屋面将“一场两馆”和商业设施进行建筑空间一体化的整合,提高土地的使用效率。“要呈现这样的设计,需要制造和安装弯曲、扭转的钢结构构件,这使得该工程在制造和精度要求上,比北京‘鸟巢’钢结构难度系数更高。这个技术在当时属于国内首例,验收的时候没有标准可依,后来邀请国内两位权威的钢结构院士来现场调研、观摩、听我们的汇报。当听到二老评定后告诉我们‘可以开馆了’,我们都舒了口气,他们的意见对验收起了关键作用。”

  然而在参与“春茧”项目之前,郭建辉还有过三年的海外岁月,水土不服导致他患上了一些慢性病。在深圳湾体育中心项目大干快上之时,声带长息肉、慢性咽喉炎等困扰着郭建辉,“最严重的时候连喝水都疼,说话我都得用手紧紧地扶着嘴巴。”一直坚持到项目完工后,郭建辉才去医院动手术。

  空中“抓云” 383米高处装避雷针

  

270094_tpzz_1605768466390_b.jpg

  深圳地王大厦施工现场照片 郭建辉供图



  有人说,深圳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摩天大楼的成长史。曾经流行这样一句话:“80年代看国贸,90年代看地王”,383米高的地王大厦以“九天四层楼”的“新深圳速度”在当时的中国乃至亚洲独领风骚。

  1994年,深圳地王大厦开建。那时,风华正茂的郭建辉才24岁,他从中建三局一公司苏州的一个项目上被抽调到地王大厦,参与基坑工程、主体结构安装等工作。“这么大的楼、这么快的速度,各种新工艺、新技能、新设备,我们都没接触过。”郭建辉回忆道,当时项目从全国各地抽调了100多名年轻的骨干过来,不断攻坚克难。

  当时内地钢结构超高层施工经验还不成熟,项目上的两台塔吊都是香港团队负责。“他们的安装速度很慢,然后我们就争取了一台塔吊,但我们都没见过这么先进的设备,只能通过看说明书和不断实践一步步摸索。”郭建辉表示,为了提升效率,两台塔吊比赛,看谁安装得快,那时候年轻,为了争一口气,郭建辉跟团队的11人一起拼着干,曾在上百米的建筑上三天三夜都没下来,干累了就地睡,睡醒了就干,一个月后,战胜了香港团队。“我们证明了大陆团队也可以干得很好,最后两台塔吊都归我们管,由我们来安装。”

  在地王大厦的顶端,有两根长长的避雷针,晚上会发出红色亮光,避免飞机撞上,这避雷针也是郭建辉安装的。安装避雷针时的“抓云”经历也让郭建辉难以忘怀。“当时没几个人敢上,我硬着头皮顶上了,爬上最顶端的时候,我能看到云在脚下飘,手都能抓到云。”说起年轻时候的“传奇”经历,郭建辉神采飞扬,“383米高的平台装避雷针,分三节,装一节就升高几十米,第二节开始梯子就是悬空的了,没有围栏,风很大,边爬梯子边晃动。当时项目上提出给500元奖金,鼓励大家上去安装。”

  如今,郭建辉继续深耕一线,一步一个脚印地与这座城市一起,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砥砺前行。

  对话

  记者:您参与了深圳地王大厦等地标建筑的建设,对此,您有何感想?

  郭建辉:风华正茂时来到深圳参与地标建设,我也随着深圳的发展而成长,现在看到这些地标,很有成就感,也许等退休后,感触会更深。

  记者:您一直在参与和见证“新深圳速度”,深圳对您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郭建辉:我赶上了潮流的发展,亲眼见证了深圳的发展和变化,深圳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们一家都在此居住和生活。

       统筹:詹船海 执行:全媒体记者 黄细英 通讯员 张海毅 张辉斌

  编辑:白灵